专访乒坛“智多星”–徐寅生的第一次国际比赛

作者简介:徐寅生,本届世乒赛组委会顾问、中国乒协主席。1938年生于上海,素有乒坛“智多星”之称。1977年被任命为国家体委副主任。

第48届世乒赛组委会新闻部和劳动报社举办的“我与世乒赛同行”征文活动,邀我参加揭幕仪式。有人鼓励我也写篇文章,带头助兴。说写就写,不是重在参与嘛!说不定还能得个鼓励奖之类的奖励。

我小时候爱打乒乓球,但我真正对乒乓球产生兴趣,还是在上个世纪50年代初,中国乒乓球队参加世界锦标赛以后。那时正是抗美援朝,保家卫国的年代。王传耀、姜永宁等第一代国手,在世乒赛上打败了美国与朝鲜选手,大大地长了中国人民的志气。我既感到欢欣鼓舞,也向往着将来能当一名国手,在球场上为国争光。

1956年5月,我正在航空技工学校学习。有一天,接到校方通知,任务是与访沪的罗马尼亚队比赛。

第一次参加国际比赛,对手又是世界名手,我难免有些激动和紧张。单打比赛我的对手是罗队第一主力、比我高出一大截的甘特纳。从休息室列队走到比赛场地,有20多公尺的距离。观众看着这一高一矮的两人进场,场上响起了一片欢笑声。这段路对我来说实在是一段漫长的路程,让我很不自在。幸好没来个左手左脚、右手右脚一起的动作。跟甘特纳的比赛,我虽然是输了,但给我的感觉是世界强手并非我想象的那样厉害。

接着我又与长我几岁的薛伟初合作,参与双打比赛。有了前一场比赛的体验,加上身边有个同伴,我的心里踏实多了,自信心也增强了不少。比赛结果我们以2比0赢了对手。获胜的原因,除了对方是一攻一守配合不佳外,还得益于一个戏剧性场面。

第一局,轮到我发球时,对方一个名叫雷特的接发球。我抖腕发了一个正手右侧上旋急球。这是我平时瞎琢磨出来、与众不同的一种新发球。由于球拍磨擦球的右半部,加上手腕和前臂的猛一发力,使球产生了强烈的右侧上旋,而且速度很快。球跳到对方右半后台后会突然向右方拐弯。当雷特挥拍接球时,他竟然打了个空,压根儿连球皮都没有碰到。双打比赛,接发球难度相对要小。堂堂世界名将,接一个初出茅庐的新手发球居然出了这种“洋相”,这是谁也没有预料到的。观众席上顿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欢笑声。站在雷特旁边的甘特纳,见同伴被弄得如此尴尬,忍不住捧腹大笑。雷特先是有点发愣,接着举起手微笑着对我示意,表示赞赏。在这欢笑的气氛中,裁判员也一改正襟危坐,发出了笑声。我的同伴薛伟初也憋不住笑了。我想笑又不敢笑,怕对方误以为我在讥笑他,便硬憋着不笑。此时,全场都在欢笑,以至比赛不得不暂时停了下来。在这种情况下,唯独我一个人板着脸孔,一本正经,似乎又太严肃,于是我也跟着笑。笑声过后,我和薛伟初信心大增,越打越顺手,而对方似乎又无心久战,我们很快就取得了胜利。

第一次参加国际比赛,特别是双打比赛的胜利,给我最大的启示是外国名手并不可怕,世界冠军也并非高不可攀。我看到了希望,更相信不久的将来,中国人一定能够在国际乒坛上大有作为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